马洼子

马洼子

第1章 老家洼子村

返回>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5-27 09:23    关注度:

  传宗接代 第1章 老家洼子村

  小说:传宗接代

  作者:下岗女工

  更新时间:2017-12-10 10:12:18

  源网站:快眼看书

  大沟公社坝上坡村的坝基旁只住了一户人家,那就是姚根发家。

  建水电站要征用坝上坡村部门人家的衡宇和地盘,姚根发的家也是被征户之一。其时,距离他们家八十多公里的江水县城南也正在筹建一个钢铁厂,正赶上钢铁厂要招收一多量的工人,省里便与江水县当局协调研究决定:招收部门因建水电站得到地盘的村民们到钢铁厂工作。姚根发和老婆王秋妮幸运地被招进了钢铁厂,成了令人爱慕的大型国企的工人。

  姚根发的父母是解放前从外埠逃荒来到大沟公社洼子村的,他们家只能算是洼子村的外来户,村里除了他们一家,全村的人家都姓贾。父亲和母亲在此连续不断地生下了七个孩子——四男三女:姚根发上面一个哥两个姐,他排行老四,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他们一群兄弟姐妹跟从父母在村北边山脚下一个摇摇欲坠的茅草棚里艰难过活。自打他们记事儿起,贫穷、饥饿和挨打就像暗影一样纠缠着他们甩都甩不掉,最失望的时候,山里的野菜都是他们家独一的主食,并且还经常由于兄弟姐妹浩繁争抢不均而大肠告小肠哭闹不已。家庭的贫苦以及因是外来户的要素,使他们兄弟姐妹七人从小就受尽了村里人的欺辱,姚根发时常要边逃跑边遁藏着村里孩子们砸来的石块,还要尽量呵护着年幼的弟弟妹妹们。多年的耻辱在他年幼的心里根植了一个果断的决心:等本人长大了,必然要挣良多良多的钱!必然要盖一座比村里最富有的贾旺家还大的院子!还要盖上宽宽敞敞三间红瓦房!一年四时都穿戴贾旺儿子过年时才穿的那种缎面衣裳!让那帮混蛋远远的看着眼馋去吧!

  他其时的分开,并不是去为了实现本人少年期间阿谁弘远的理想,而是由于家里的两个弟弟成婚后,爹妈其实没有能力再给他们盖房子了,四家媳妇挤在三间房里,还有几个哭叫吵闹的孩子,全家十几口儿人成天裹在一路糊口,日子过得鸡飞狗走。大哥家孩子多,成天哭哭打打,大嫂李菊香即无私又凶悍,两个弟妇妇也一个赛一个厉害,妯娌们婆媳间的交谪打斗隔顿不隔天,孝敬的姚根发其实不忍心看着本人鹤发苍苍的父母成天哭天抹泪唉声叹气。他便跟本人媳妇王秋妮筹议:去她的娘家坝上坡村附近找一个处所搭两间草棚搬走,分开洼子村,分开这个成天争持不休的家,也给年迈的父母削减一点承担。

  素性胆怯和顺的王秋妮听了他的话,心中不由如获至宝,恨不得第二天就搬走。自从本人嫁给姚根发,就没有过上一天舒心的日子,更没少由于这个大师庭的胶葛而挨打受气,特别是在本人受了不白之冤和窝囊气时,丈夫姚根发从没有向着本人说一句合理话,无论是谁的错,他都怨在本人媳妇身上,王秋妮若是敢跟他顶嘴两句,姚根发就当即大耳光子扇上去,有时还会拳脚相加。其实,良多时候姚根发也晓得是本人的媳妇受了冤枉,但他不敢吵嫂子骂弟妹。由于嫂子娘家住的近,家中又有几个膀大腰圆的兄弟,他惹不起;那两个弟妇也是一个个泼得远近出了名的媳妇,俩弟弟又是死力袒护妻子的汉子,稍微触怒了哪一个,爹妈都要跟着一路挨骂,孝敬的姚根发只好把怨气都撒在王秋妮身上去平息一场又一场的胶葛。

  王秋妮的娘家远在二十多公里外的坝上坡村,年迈的父母是中年后才喜得三女的,膝下没有儿子,王秋妮是家中老迈,六十多岁的老父亲长年卧病在床。姚根发之所以敢经常吵架王秋妮,最次要的缘由是由于不消担忧她娘家能有人来找他计帐。

  王秋妮第一次挨打时,就冤枉地哭着一路跑回了娘家,姚根发其时心惊胆颤地过了好几天,害怕王秋妮找来几个从兄弟来收拾本人,谁知几天事后,王秋妮一小我孤零零的回来了。姚根发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姚根发并没有看到她娘家人来,那颗悬着的心才慢慢放下,慢慢地他打妻子的胆量越来越大了。

  其实,那次挨打后,王秋妮跑回娘家,本想向爹妈大吐了一番苦水,再叫上几个从兄弟去把姚根发收拾一顿给本人出出气,可没想到跑回娘家一看,体弱多病的老父亲病情又加重了,年迈的母亲为了不给王秋妮本来就不舒心的日子添乱,不断瞒着她没有说。此次回来,因为姚根发日常平凡对钱管得很紧,王秋妮又是赌气跑的,身上除了出村时向邻人借的两块钱路费外,她拿不出一分钱给老父亲看病,无法之下,她只好在父亲的床前不遗余力奉侍了几天,托言家里很忙,又仓猝赶回了洼子村,她不想给贫苦交加的娘家再添一张吃闲饭的嘴。

  王秋妮的无法和谦让被姚根发逐步控制。随后的日子里,王秋妮与婆婆或妯娌之间稍有矛盾冲突,姚根发都是小题大做地把她暴打一顿,他要杀鸡给猴看,其意图就是警告兄嫂和弟妇们对父母的不贡献行为!有时明晓得不是本人媳妇的错,但他仍然居心把王秋妮拉到门口殴打,可现实上,无论姚根发如何吵架王秋妮,对姚家紊乱的家庭情况仍是起不到一点震慑感化,相反,倒成了兄弟妯娌们之间耻笑的把柄。

  刚起头姚根发在院里打王秋妮时,兄弟妯娌们还时不时地这个拉拉阿谁劝劝,可时间长了,大师都从姚根发旁敲侧击的话语中大白了他的意图,也都索性避开不管了,一旦姚根发再打妻子,他们便各自关紧自家的屋门或转到村子里闲逛去,愿打愿骂随他去。有时,王秋妮被打得气不外,也会顶骂几句:“姚根发!你还算小我吗?他们凌虐你爹娘,你不敢惹他们,倒跑来打我撒气,你有本领咋不敢吵架他们?你这个欺善怕恶的混蛋!你不就是想杀鸡给猴看吗?只可惜你就是把我这只鸡杀死了,那山公照样上天!你还不是干努目!”姚根发心里深处的软弱和打人动机被媳妇揭穿后,他更是恼羞成怒变本加厉,于是,王秋妮又招来一顿更凶狠的辱骂和毒打。

  到了晚上,姚根发剥光王秋妮的衣服压在她皮开肉绽的身体上快活着,疯狂地发泄着报仇性的****。王秋妮的眼里流着泪,心里在滴血,可她不克不及抵挡更不克不及哭喊,草帘离隔的别的半间房里住着三弟一家人,她不肯本人白日被丈夫毒打夜晚又遭此践踏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柄。王秋妮犹如一具僵尸躺在那高粱秆铺垫的后背被咯得生疼的炕上,任凭姚根发丧尽天良地发着兽性。王秋妮每到此时连死的心都有,但她舍不得三岁的儿子姚存毅,她怕本人身后,幼小的儿子在这个家里就愈加难以保存了,当娘的不克不及给他欢愉的糊口,就只好冤枉本人一辈子,给他一点点温和缓庇护。就着样,每当王秋妮饱受侮辱之时,她的心里就想着可怜的儿子,依托着这个信念支持着本人忍辱负重地活下去。而在她的心里深处,每时每刻都在咒骂着丈夫姚根发:不得好死!不得好报!

  所以,当姚根发建议去坝上坡时,王秋妮的心里别提有多欢快了!分开姚家,本人就没有这么多是长短非了,也不会经常挨打受气了!再说肚子里的第二个孩子过几个月也要出生了,她不克不及再让这个孩子跟着本人窝在如许的家里受冤枉。

  王秋妮第二天就急不成耐地赶回娘家跟爹妈筹议,她唯恐过几天姚根发再俄然变卦。爹妈听了欢快得合不拢嘴,当即,老父亲拖着病弱的身体拄着手杖亲身去求当村长的侄子王春堂给王秋妮要地去了,由于坝上坡地处比力偏远的河坡上,村里人少地多,批一块宅基地齐截片荒坡地还不是件难事,所以没两天这件事就办成了。

  当王秋妮灰溜溜地赶回洼子村给姚根发报喜时,姚根发却并不情愿住在村里面,他想住在村西北边的浪河滨上,他怕村里人把她当成上门的女婿低眼相看,更怕别人说他无能,把日子过得还要靠娘家人帮衬。他此刻只想依托王秋妮的娘家帮他渡过这个临时的难关,不肯未来被王家人捏着这个把柄说事,他要住得离村子远一点,让村里人大白他姚根发不是来靠着王家人过日子的。最初,王秋妮的大堂兄王春堂依了姚根发的意义,把浪河滨上通往坝上坡村的水闸房附近一片平地批给他盖了房子,明着说是给村里照看水闸,现实上也是给姚根发一个别面。坝上坡的地盘肥饶且平展,又紧邻着一条水流舒缓宽阔的浪河,这里的天然前提要比姚根发家的洼子村强多了。

  姚根发和王秋妮站在水闸房前,看着面前大片的绿莹莹的地盘和奔腾不息的河水,他们那被十几口儿挤皱的心终究舒展开来呼吸到了清爽的空气。

http://growcents.com/mawazi/192.html
上一篇:笼中虎揭秘津门监狱生存法则(转载) 下一篇:老洼子_百度图片搜索

报名参赛